生成海报
微信分享
生成海报
百度分享
您的朋友向您分享了平方说平台的文章。
平方说,国内唯一的办公空间认证评选平台
从第三方中立视角出发,依据行业综合统计数据,并通过自身对各办公品牌的实际调研,给予客观的评价。提供给用户最具价值的共享办公品牌选择。
点击进行分享
点击‘分享’进行分享

阴影之下,这里的共享办公却很活跃!

发布时间:2020-07-31


最近的一个星期五下午,数十人坐在香港中心商业区TheDesk的共享办公空间里的笔记本电脑前,而其他人则在户外露台上的餐桌上聊天,他们都不理会政府建议在家工作以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

 

无论是因为迫切的想要逃离不利于工作的狭小公寓,还是因为相比起感染人数高达22万的纽约,这座疫情得到显著控制的城市的居民对病毒的关注度已经相当低——让人出乎意料的结果是,即使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封锁状态,共享办公在香港仍在蓬勃发展。

 

TheDesk的首席执行官Thomas Hui表示,该公司第一季度新会员的注册人数比上一季度增加了25%。他说:“我认为这尤其是因为香港的居住环境非常狭窄,所以在家工作的人会受到很大的干扰。”

 

TEC,另一个高端服务的办公室运营商,在香港第一季度租用的办公桌面积比一年前多了33%。其业务范围遍布在亚洲的135个国际或者区域性金融中心,而今年前三个月增长了约9%TEC的首席执行官Paul Salnikow表示,疫情之下的诸多企业希望节省现金并保持灵活性,而不是冒险承诺长期租用办公室。

 

他说:“在香港,签订一个固定的办公室租赁合同的最低期限多为3年。然后企业再另外投资于装修,购买家具,这对他们而言大多来说都是过度投资。”

 

新加坡的情况则不同,政府下令关闭除最基本的生活服务以外的所有服务,这意味着大多数工人不得不呆在家里,如果雇主不执行这些措施,他们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坐牢。

 

在疫情爆发的早期,市场经理Jivan Tulsani更喜欢使用一个共同工作的办公室,而不是在家工作,以远离家人和Netflix等等所带来的分心。

 

图尔萨尼说:“我有一个非常舒适的家,但对于工作来说太舒适了。一旦下午有些想犯懒,我很难抗拒继续看电视剧的诱惑。”

 

现在他别无选择。封锁迫使大多数合作办公场所关闭,只有提供银行、物流和安全等基本服务的工人才能进入。Tulsani的公司旗下的知识共享平台不符合标准,因此无法前往办公室。

 

新加坡的共享办公受到科技公司的欢迎。从初创企业到跨国公司,这种大规模的封闭已经伤害了像JustCo这样的共享办公运营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孔万成(Kong Wan Sing)表示,由于该公司所有17个中心都对大多数会员关闭,使用率有所下降,但没有提供数据。

 

另一个问题JustCo面对的是:尽管政府提供了房产税回扣以缓解商业租户的压力,但却得不到房东的租金减免。

 

为了帮助客户渡过危机,受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私人投资公司支持的JustCo公布了自己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救助方案。它将惠及新加坡、曼谷和悉尼等8个城市的3000多家公司。

 

至于WeWork,它在去年几近崩溃前就开创并引领了共享办公的浪潮,虽然它已经无限期关闭了在印度的办事处,但它仍然在新加坡、中国和其他亚太国家开放。

 

在澳大利亚,地板和家具上都贴上了提示,以符合社会距离准则。食品储藏室的便利设施开放程度有限,但啤酒龙头和吧台已经关闭。

 

在中国、香港和台湾,所有成员都必须检查体温并佩戴外科口罩,否则会被拒绝入境,而宠物则不再被允许。

 

这项全球规模最大的“在家办公”实验可能会重塑办公室未来的角色,对共享办公提供商的考验将是,它能为寻求更大灵活性的员工和公司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

 

“跨国公司面临的挑战是,如果你把员工安排在一个共享办公空间,你能保证你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吗?”跨国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的亚太区服务和商业机构负责人Tim Armstrong说。“如果共享办公想吸引跨国公司加入,它们将面临压力,要求它们表明自己在健康和安全方面也已经完全满足了必要需求,甚至比想象中做的更完善、更加好。”

点赞173人)很棒,对我有帮助

加专家微信

加专家微信

办公场地 | 融资顾问 | 行业分析

加微信沟通

加专家微信

办公场地 | 融资顾问 | 行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