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成海报
微信分享
生成海报
百度分享
您的朋友向您分享了平方说平台的文章。
平方说,国内唯一的办公空间认证评选平台
从第三方中立视角出发,依据行业综合统计数据,并通过自身对各办公品牌的实际调研,给予客观的评价。提供给用户最具价值的共享办公品牌选择。
点击进行分享
点击‘分享’进行分享

独立工作?也可以一起!

发布时间:2020-07-30


纽约企业家惠特尼丁格尔(Whitney Tingle)曾经有过一个共同的幻想:抛弃朝九晚五的世界,自己创业,在宁静的家里工作。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

 

27岁的丁格尔说,她与人共同创立了一家有机食品配送公司Sakara Life,一年后,她发现:工作没有开始或结束。我会被书桌下的小兔子分散注意力,到了中午用吸尘器吸尘,或者晚上7点照镜子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尽管健康食品是她的生意,但她还是总被男友的椒盐卷饼吸引了注意力。”丁格尔女士悲伤地说。

 

出于对自己的理智和腰围的担忧,她和她的商业伙伴丹妮尔·杜布瓦兹(Danielle DuBoise)于8月份申请了NeueHouse,这是一个位于麦迪逊广场附近的新的共享办公空间。丁格尔说,在短短几个月内,她的情绪有所好转,通过她在那里建立的人脉关系,她的公司收入翻了一番。她说:“在星巴克和家里永远不可能得到这些东西。”

 

这本应是移动办公时代的产物——想象一下,那些自由工作者在家里或沙滩边穿着弹力裤在远程办公。但许多独立工作的人发现,在家庭办公室幻想背后隐藏着疏离感,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新一代的合作组织,如GrindFueled CollectiveNeueHouse——其中一些组织比其他组织更排外。这里有作家的工作空间(布鲁克林作家空间);设计类型和博客作者(Dumbo中的Studiomates);还有科技创业者的聚集地,包括那些作为继续教育校园的学校(2011年在纽约开设的联大,开设了后端网络开发等课程)。

 

尽管雅虎首席执行官玛丽莎•梅耶尔取消了员工在家工作的安排,人们对此颇有微词,但或许她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许多员工表示,他们需要一个聚集在一起的地方才能快乐、高效。

 

一个是丽贝卡·爱泼斯坦(Rebekah Epstein),她曾经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家中经营一家公关机构。但她在与一位客户进行敏感的电话谈判时,家中小狗的吠叫声曾迫使爱泼斯坦走进一个深色的衣橱。沮丧的她选择加入了当地一个名为Link Coworking的空间,该空间为会员和同事提供生日饮料、调酒机和便餐,让他们看起来很体面。爱泼斯坦女士说:这似乎是件小事,但上班穿上更为正式的衣服会有很大的不同。

 

布鲁克林的一位网络制作人艾佛利·查芬·布兰查德(Ivory Chafin Blanchard)同样厌倦了在阳光普照的露台上穿着浴袍和墨镜工作。

 

32岁的查芬·布兰查德女士说:当你不必上下班,而且你的工作量很高,你就很难不去上班了。在家里,她补充道:如果我不工作,我会感到内疚。

 

她花了太多的时间“工作”,以至于她试图让自己的家庭办公室身体不舒服——安装一把坚硬的、直立的椅子和一张玻璃桌子——以防止她在那里花太多时间。“我不得不让我的房子失去人性,”她说。

 

去年9月,她放弃了在家办公,加入了Grind,这是一个位于公园大道的“22世纪平台,在Park Avenue South开业,内部装修简约别致,并承诺以一种新的方式帮助人才合作:系统外。在自动售货机前,查芬·布兰查德说,她在那里遇到了一个现在是她生意伙伴的人。

 

自从未来主义者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在他1980年的著作《第三次浪潮》(the Third Wave)中描绘了乌托邦式的电子小屋形象以来,专业人士就一直想象着交易委员会会议和令人心碎的通勤,以实现自我导向的人生。美国人口普查局的一项调查显示,1997年至2010年期间,完全在家工作的美国工人的比例增长了37%,达到了6.6%。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统计,尽管自由职业国家中数百万人的估计数字相差甚远,但截至2009年,美国超过1500万人将自己列为自营职业者。

 

当然,他们缺少的不是荧光灯和办公室政治。但37岁的蒂尔尼奥迪布克(Tierney O'Dea Booker)在加入Link之前曾在奥斯汀的家中经营一家媒体咨询公司,她指出后者可能有积极的一面。她说:工作场所本质上是游戏化的,有点数和障碍、奖励、陷阱和盟友。 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你必须建立你自己的系统来自我推进。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给自己设定一个错误的标准,要么不够努力,要么过于努力,试图达到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结果感觉自己不够充分。

 

办公室也可以成为个人叙事的有力来源,电视剧《广告狂人》、《30块石头》、《好妻子》和《办公室》等电视剧的成功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些节目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它们是关于一个社区的,”布克女士说,她在搬到奥斯汀之前曾在洛克菲勒广场30号担任新闻制片人。你有朋友,反馈,戏剧,喜剧,她说。一个人工作,你就输了。

 

这并不是说远程工作让所有人失望。2007年经常被引用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对46项远程办公研究进行的荟萃分析发现,传统公司雇佣的员工在家工作可以对感知的自主性、工作家庭冲突、工作满意度和绩效产生微小但有利的影响

 

研究报告的作者、现为伊利诺伊大学商学助理教授的拉维·加詹德兰说,每周在家工作超过三天的高强度远程办公者和全职自由职业者可能会感到疏远。加詹德兰博士说:感觉与社会有联系是人类的基本需求。

 

例如,谷歌在“自由职业者孤独”上的搜索结果为360万条。对于许多人来说,电子小屋已经变成了一个电子老虎笼,硅谷技术预测师保罗萨福指出, “人们不会为了办公室而回办公室。“他们又回到办公室去和人们在一起。”而在纽约SoHo区,新的18000平方英尺的工作空间强调娱乐集体性,感觉更像是一个兄弟会的房子,有一个威士忌室,手推车里有免费的冰激凌,顶楼还有乒乓球桌。

 

然而,没有一个合作空间能像NeueHouse那样以同样的社会抱负首次亮相。这座5万平方英尺的内部建筑暴露在外的胶合板、铸铁吊灯和混凝土地板上,这座王牌酒店与拉斯维加斯的一家大型俱乐部交相辉映。它的创始人约书亚·艾布拉姆和艾伦·默里都是40多岁的资深科技企业家,还有合伙人奥伯伦·辛克莱尔,他们都把目标锁定在全球各地的创意专业人士身上,这些人认为Neuehouse计划从洛杉矶开始在其他地区设立前哨基地具有战略意义,例如伦敦和上海,而且不要畏缩于成本。

 

“我们有会员,不是房客,”艾布拉姆说。根据申请,会员资格是由一个董事会“策划”的,董事会成员包括伦敦连锁私人俱乐部Soho House的前看门人米歇尔格雷(Michelle Grey)和曾与谢尔盖贝克尔(Serge Becker)合作过的盒子夜总会。早期会员包括纽约著名的弗里兹艺术博览和蓝瓶咖啡。

 

“这是一个生态系统,”瑞恩说。“很多地方注重营造一个像湖泊的环境,你有四种鱼类。我们认为我们是大堡礁。”

 

此外,现在不是每个自由职业者都想和一群陌生人享受大学住房合作社级别的亲密关系。不过至少,与普通办公室相比,合用办公空间至少有一个优势:你可以自由选择。

 

“如果有人烦你,”他说,“你只要动一动——换张桌子就好。”

点赞143人)很棒,对我有帮助

加专家微信

加专家微信

办公场地 | 融资顾问 | 行业分析

加微信沟通

加专家微信

办公场地 | 融资顾问 | 行业分析